万象城国际娱乐城
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传道者和安导是同一个人的消息占据了博微热点前三。


    安导本身就是一个具有话题的人,至于网文,虽说似乎没怎么上过热点,但实际上,看网文的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群体,只不过这类人大都不怎么声张。


    而传道者这个名字在网文圈子里面简直如神,他那几部,虽说不上全都看过,但估摸着有一半人听过,尤其是在作者圈子里面,知名度可达百分十七八十了。


    这样的人和一个影视圈的导演大佬重合了。


    一股莫名的感觉从众人心中涌出。


    任谁终其一生的追求,却发现别人只是随手而为,大概都受不了把,就像墨香那边很多大神。


    “这绝对不可能!”
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!”


    “那就请这位传道者出面吧!”

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太好?”


    “不好?至少也让我死心!”


    “把他叫来咱们墨香的作者见面会?”


    “会不会闹得不愉快啊!这可是安导啊。”


    “怕什么,咱们只是请他过来讲讲经验,有什么问题?”


    墨香这边一群作者开始作妖了,不过对于这群有执念的人来说,这个消息的确太打击人了。


    至于那些粉丝以及吃瓜群众却没有这种感觉,毕竟对于粉丝而言,自己喜欢的人牛逼了,只有激动的满脸潮红才算正常。


    质疑?
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白莲花发现陈安歌最近很忙,忙得一直待在书房里面不出来,晚上也是洗洗就睡了。


    不过张阿姨打来电话的时候,白莲花还是赶紧接上了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了。


    “明天我要去一趟西京!”
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
    “杨姐要上水月庵了!”


    陈安歌:……


    这尼玛!


    还真要去当尼姑啊!


    陈安歌心中生出一股无名怒火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!”


    关于杨飞飞,陈安歌其实了解不多,只是杨飞飞是他认识的白莲花的第一个闺蜜,仅此而已,至于杨飞飞的家庭情况,陈安歌只知道挺好的,毕竟白莲花也不是一般人家。
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一概不知。


    一个人的性格基本上都是从小形成的,家庭教育以及亲友影响,最终导致这个人的性格成型。


    陈安歌早先以为杨飞飞这个情况,大概是因为失恋过一次,所以才会如此,但后来才知道不是,杨飞飞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至于在婚礼上面给他说的那些话,大概也解答了为什么她一直没有谈恋爱的原因。


    在她心中,也有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男人。


    也不是陈安歌自夸,就像是杨飞飞说的,陈安歌距离她心目中的那个男人,还差了一点。陈安歌都差一点,杨飞飞能遇到心仪的对象也就怪了。


    所以陈安歌很好奇,杨飞飞的童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,才会有现在这种偏执甚至有点自暴自弃偏爱幻想的性格。


    毕竟按照白莲花的说法,杨飞飞不是生于暴富家庭,反而是四代世家,也就说明教养应该不错。


    车窗外的树飞快的后退,空调有点凉,大家不是在看电视,就是在听歌,当然闲聊的也有。


    “你还是给我说说杨飞飞的事情吧!”


    陈安歌要了两杯水,递给白莲花一杯。


    “她……哎……那事儿大概没几个人知道!”白莲花似乎在想着什么,最终娓娓道来:“杨家在西京算是家大业大,祖上就是官宦世家,后来新大华出了大力,虽说动荡时期也受过罪,不过也算是挨过来了,而且上面给了补偿,杨家现在基本上都是她哥哥打理,至于她老爸老妈……如果以子女的眼光来看,这对父女,很不称职,甚至可以失职!”


    “杨飞飞的父亲叫杨朝阳,当年为了追她母亲,也是费尽心机,哪怕是结婚之后也是爱到骨子里面了。她母亲也是西京大世家的人,可以说,杨飞飞的性格有一半简直和张柔芷一模一样,张柔芷是西京有名的才女,早年西京四大世家里面,同龄人为她一掷千金的不在少数,为博她一笑,大冬天下着雪跳进河里面的都有。”


    “她的确长得很美,但皮相只不过是小道,她真正的大道在气质,从骨子里面透露出来的忧郁,大概似西子捧心!杨朝阳对张柔芷很宝贝,哪怕是现在也如此!”


    陈安歌点点头,但还是不明白这些和杨飞飞变成如此有什么关系。


    “张柔芷天生媚骨,但身子一直不怎么好,不能受大寒,也不能受大热,更经不起折腾,杨飞飞的哥哥杨宏图出生的时候,差点要了张柔芷半条命,听说当时杨朝阳哭着陪了张柔芷一个月,这一个月,竟然连儿子一面都没看过!”


    陈安歌微微皱眉,突然觉得想到了点什么。


    “当然,就算是杨朝阳再怎么喜欢张柔芷,也不可能怪罪在儿子身上,但夫妻两的确对儿子热情不高,儿子从小就是阿姨带的。”


    “一直到杨宏图三岁的时候,张柔芷又怀孕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生下来了,因为如果不要的话,应该是取掉了。”


    “而这个孩子就是杨飞飞,听说当时生杨飞飞的时候,杨朝阳就一直在外面哭,这次生完之后,张柔芷差点就救不回来了,杨朝阳带着身体虚弱的张柔芷直奔昆市,至于生下的杨飞飞,这对夫妻大概是彻底遗忘了,因为两人在昆市竟然一呆就是三年,虽说中间回来过,但基本上都没看过自己的孩子,最终还是杨飞飞姥爷那边派人过去大骂了一顿,夫妻俩总算回来了!”


    白莲花说道这里,语气突然变得低沉起来了:“其实他们,还不如不回来,大概是当时的杨姐长得太可爱了,毕竟不哭不闹的小女孩儿大家都喜欢,张柔芷也是母亲大发,非要带着杨飞飞出去玩,杨朝阳自然全都听老婆的,这对夫妻带着杨飞飞出去……呵呵,就因为张柔芷打了一个喷嚏,杨朝阳就慌慌张张带着张柔芷回家,找医生,检查身体!”


    “至于杨飞飞,一转身父母不见了,三岁的孩子找不到路,被陌生人带走。直到第二天,竟然还是做哥哥的杨宏图发现妹妹不见了,告诉了夫妻俩,但当时杨朝阳竟然没有找,而是让手下去办,最终发现杨飞飞被个陌生男人带走了,杨宏图毕竟还小,只能给姥爷打了电话,老爷子气得亲自来了一趟杨家,具体如何不清楚,但等找到杨飞飞的时候,人已经被卖出省了,两周时间,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女孩儿,瘦了一大圈,手上身上都是鞭子抽了痕迹,那两周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,但回来之后,杨飞飞就再也没有张过口,而且一直见她偷偷给自己藏食物,这个毛病到现在都没改,一直到六岁的时候,杨飞飞这才再次张口,而之后杨飞飞大多数都是在她姥爷那边生活,高中完了才彻底回家住……”


    陈安歌黑着脸,他就是做梦也没想到杨飞飞的童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。


    因为父母恩爱过头,导致孩子缺失家庭关爱?
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缺失家庭关爱了,这完全就是谋杀。


    过失导致孩子被人贩子抓走?


    这事儿发生在一般父母身上,哪怕是孩子找回来了,恐怕这辈子都怀着内疚入土了。


    这对父母倒好,第二天才发现孩子不见了?还是儿子提醒的?


    这到底是一对儿多么奇葩的夫妻。


    造的什么孽啊!


    这也就难怪杨飞飞顿不顿就想抛却红尘了。


    恐怕那两周时间,她遭遇了非人的待遇,那些记忆,大概是扎根于脑海之中了。


    只怕到现在都没有说出来过。


    “此事你不要在杨姐面前提!”


    陈安歌微微皱眉没有说话,不提?


    不提只治标不治本,摸了摸包里面的书,之前他还准备让白莲花先看看这本书,再考虑给杨飞飞,但现在,还是不给白莲花了,直接给杨飞飞吧!


    只不过,到底天堂还是地狱,陈安歌没有把握。


    毕竟有些人经受打击会一蹶不振,而有些人经受打击,会奋起反抗。


    车站这边接人的并不是张柔芷,陈安歌也猜到了,毕竟听了白莲花的话,他就很难想象张柔芷来接人。
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女儿要出价,张柔芷才想起给白莲花打个电话吧。


    “杨哥!”
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


    “杨哥你怎么来了!”


    “最近也闲着!”杨宏图笑了笑,目光落在陈安歌身上,伸出手:“这就是安导吧!”


    打了招呼,陈安歌和白莲花也上车了。


    “杨姐怎么样了?”


    杨宏图摇摇头:“情绪很不稳定!”
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!”


    杨宏图脸色有些难看,无奈道:“我爸突然想让飞飞结婚!”


    “结婚?”白莲花眉头一挑,嘲讽道:“只怕是他找的伙伴吧!”


    杨宏图似乎没听出白莲花语气中的讽刺,点点头:“没错,是赵友珍,你以前应该见过,他老爸叫赵东!”


    “赵东?赵友珍”白莲花愣了愣,突然笑了:“他现在倒是想起自己有个女儿了!”


    一旁没说话的陈安歌心里咯噔一声。


    完了。


    赵友珍没戏了。


    只怕是赵东那边给杨朝阳知会了一声,这位不称职的父亲大概也就命令自己女儿和赵友珍结婚,激起了杨飞飞的火气,哪怕这事儿安抚下去,那杨飞飞恐怕再也没有可能和赵友珍在一起了。


    赵友珍走了一步错棋,又或者说杨朝阳根本不懂如何做一个父亲。


    后一个可能性更高。


    毕竟那个赵友珍看着像个聪明人,应该不至于让自己老爸逼着杨朝阳嫁女。


    在杨朝阳心中,杨飞飞大概就像个讨债的仇人一样,毕竟就是因为她,差点让张柔芷死在产房。


    所以他想起这个女儿了,也只会想到什么说什么,永远也不会站在女儿的角度思考,更别说像个父亲一样,给女儿关怀了。


    “他们在我妹妹身上,的确是亏欠的太多了!”


    杨宏图叹了一声,杨飞飞的事情,除了那两周的事情,他基本上知道。


    但他的意思,也不单单是那件事情,杨飞飞在姥爷家住的时候,也时不时回来,但基本上都被无视了,至于高中回来之后,父亲这边和妹妹说话,也大都是吼着的。


    他记得最清楚的一次,杨飞飞又一次因为回来的晚了,吵到了楼上睡觉的张柔芷,父亲竟然动手打了杨飞飞,骂她吵到母亲休息了。


    不久之后杨飞飞就搬出去住了。
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一家人从来就没有快快乐乐过过一个节,至于生日,别说杨飞飞了,就算是他也从未享受过。


    父亲爱母亲成魔了,而且这两人一个自视甚高,一个自艾自怜,这是杨宏图对这对父母的评价的。


    “人在老家?”


    “恩,出家要父母签字!”


    白莲花脸色一变:“不会打起来吧!”


    杨宏图笑了笑:“放心吧,现在我爸已经打不过我妹妹了!”


    陈安歌在一旁张了张嘴,果然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

    这尼玛什么思维。


    车子停在了杨家老别墅,老关键见少爷带客人来了,赶紧招呼,又小声说:“少爷,里面正闹呢!”
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用管了!”


    陈安歌和白莲花跟在后面,院子很大,收拾的干干净净,这不是一栋别墅,而是一群,但这些建筑全都是一个套一个,三进三出的,每个院子都不一样,越往里面,古朴味道越浓重,亭台水榭都出现了。


    一直到里面了,大片大片的粉色紫藤花将小院装扮成了一个童话世界,桌椅、秋千、泳池。


    “张阿姨一直觉得自己是小公主!”


    白莲花在陈安歌耳畔小声的说道。


    陈安歌无话可说。


    推门而入,里面就传来了争吵的声音。


    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反正你只要在这份文件上面签字就行了!”


    杨飞飞一脸倔强,至于面前男人气恼的表情,她完全无视了。


    陈安歌一眼就看到了这个老帅老帅的男人。


    当然,早在看到杨飞飞的时候,他就知道她老爸肯定长得挺帅的。


    毕竟女儿随爸爸。


    只是或许是听了白莲花讲述的那些话,所以陈安歌对此人没有半点好感。


    “你给我小声点,你妈就是因为你而头疼,要是她有是什么三长两短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”


    杨飞飞冷笑:“不会放过我?您又什么时候拿起我了?嗯?”
您正在阅读《我的老婆是女首富》的章节:第三百七十二章 杨飞飞的悲惨童年
手机阅读地址:http://wap.9wwtt.com/read/291/291312/65451885.html
【高速文字首发 WwW.9wwtt.com 风雨小说网 手机同步阅读 m.9wwtt.com】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